1. 首页
  2. 游戏资讯

Epic与苹果庭审暂时告一段落-最终宣判结果或在8月份公布

历经16天的辩论后,Epic与苹果的庭审告一段落,法官Rogers表示本案有超过4500页的证词,最终宣判结果或在8月份公布。

在第三部分中,开庭一、二周的内容,对双方的争论焦点有一个阶段性的总结,同时指出在这场平台分成的对抗中,消费者并没有或还未获得实际的获利。

而在该阶段的最后一篇文章中,将介绍此次庭审最后一周的内容,以及这场国内反响不大的庭审到底有何看点。

一问三不知的库克
库克
庭审第三周,苹果公司CEO蒂姆·库克现身庭审现场,法庭上仅有的两名媒体成员之一的Dorothy Atkins用推特记录了庭审全过程,她表示库克在被问到苹果业务情况时,一问三不知。下面是一些问题总结

1.苹果每年在数字业务上投入15-20亿美元,但在App Store上的分配以及它产生的收入有多少?

回答:不知道。

库克含糊其辞,只是说公司总利润为2750亿美元,利润率21%,没有特别计算App Store的利润,而在此前,Epic曾给出数据说App Store的利润率为79%。

苹果宣称不知道App Store的投入与收益是荒谬的。对于这种大型技术公司来说,每一笔钱的流向都会记录在案,而且回答“不知情”反而使苹果的证词自相矛盾,他们一方面反复强调苹果投入大量资源在iOS生态的安全性上,一方面却又对App Store的财务状况讳莫如深。

2.为什么苹果会推出小型企业计划,是否是受Epic诉讼的影响?

库克表示是为了帮助小型企业度过疫情,但为什么在疫情爆发后第8个月才这么做呢?

回答:不知道。

3.苹果是否在与谷歌竞争?

回答:不知道。

库克表示用户购买iPhone是因为设备本身而不是系统,结果被Epic拿出的一段采访视频打脸,视频中库克表示苹果在操作系统上与谷歌、微软形成竞争。

4.苹果是否可以扣留存疑的开发者款项?

回答:不知道。

5.尤其是当法官Rogers询问库克,为何苹果限制开发者使用第三方支付渠道的时候,双方之间的辩论最为激烈。

“为什么苹果不允许开发者在应用内提醒用户,可通过网页端支付?如果用户想要在App Store外花更少的钱购买(《堡垒之夜》中的)V-Bucks,这有什么问题?”

库克回应苹果为构建iOS生态投入了大量资源,他们创建并运营着15万个API及诸多开发者工具,同时还要处理诸多交易款项。法官Rogers举了个银行App的例子来质疑库克的说法,苹果不会向银行收取30%的抽成,这相当于是用游戏的抽成来补贴银行App。最后库克承认这确实是一种最好的商业模式。

库克强调,谁也无法保证第三方支付的安全性,切支付也会增加苹果的运营成本,他们需要专门安排人员来追踪款项,而目前这些完全是自动处理的。

尽管法官Rogers认为苹果理应从iOS的生态构建中获得相应的回报,但她还是怀疑它的一些做法,“自App Store成立以来,它的分成一直是30%,如果真的存在竞争,这一比例应该会有所改变。”

但这不意味着她认为苹果应该改变其商业策略,“毕竟法院不从事企业经营。”此外,她还表示通过法律诉讼改变一家公司的业务模式,这在法律上并无没有先例。

结案陈词

5月24日,双方做结案陈词,其争论的焦点在于

1.对于市场的定义

2.双方所提出的解决措施

  • 苹果认为这个市场应该被定义为整个游戏市场,而App Store只是其中一个,消费者可以另外一个平台上找到替代品,基于此,苹果并不构成市场垄断;
  • Epic则将这个市场定义为iOS生态专属的应用程序分发市场,苹果利用垄断地位来减少竞争,它既没有革新商店的必要、也没有降低抽成的必要,甚者,开发者也不会因为它提高抽成而离开iOS平台。

Epic表示苹果完全可以在保全iOS生态完整性的情况下,允许消费通过第三方渠道支付,从而降低支付费用。

  • 第三方支付渠道是否应该存在是当天的讨论要点,苹果称这是为了提高处理效率、是合法的商业策略,没有数据表明苹果因此受到伤害,消费者也能收到一些App Store的促销优惠邮件,这一规则的存在恰恰证明苹果存在竞争。
  • 双方对这一问题的讨论牵扯出了不少App Store指南的“问题”,Epic将其称之为“拜占庭式”的,言下之意是威逼利诱的卑劣行径。

当然,当天更大的争议在于双方所提出的补救措施,Epic提出苹果应当允许iOS生态中有其他应用商店存在,苹果则提醒法官iOS放松控制后将会是怎样的恶劣情景。

  • Epic表示,在iOS生态中只有App Store这一应用商店才是问题所在,他们应该允许其他应用商店的存在。虽然苹果辩称这会造成各路牛鬼蛇神纷至沓来的局面,但Epic表示它会更像苹果的另一个生态,MacOS。
  • 苹果认为,苹果的围墙花园与安卓的开放生态构成了不同定位的市场,如果Epic的主张占上风的话,反倒会让苹果——它利用差异化获得竞争优势,变成与安卓设备一样的糟糕产品——安全不可控。
  • 法官Rogers表示Epic似乎忽略了用户的自发选择,苹果的业务策略就是为消费者创造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特殊生态系统,在他们购买苹果设备之前,就已经知道自己将进入这一生态中。Epic反驳说,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清楚这一事实,而且他们也不关注与iphone相比微不足道的内购价格。

最终结果会是如何?法官Rogers表示这显然是一件庞大而复杂的工作,她手头上累计有超过4500页的证词,她甚至无法担保能在8月13日之前作出判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Rogers长期主持科技公司的法律诉讼,她之前接手过两个与苹果公司有关的案件,且均为苹果胜出,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她站在了苹果的立场上,倒不如说,在整场庭审中,诸多针对苹果的诘难都是她发起的。

应该关注什么?

国外媒体将这场诉讼看成数十年来最大的反垄断案件之一,更将其称之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的发端。

Epic Games设想了一个更为公平、开放的理想市场,但似乎并没有设想过它会带来的负面影响,它的宣传策略就是把自己与消费者捆绑在一起,将自己塑造成一名为民请命的正义使者,但你难以说明它究竟是“真心实意”还是一种纯粹的策略?

Epic的「Project Liberty」相关文件表面,Epic不仅做了双手准备,还想好了一旦“掐架”,应该如何鼓动玩家来对抗苹果

苹果则强调iOS生态是让它获得市场优势的重要策略,消费者正是因为iOS生态的安全、健康才选择了苹果,App Store的存在相当于一个信息筛选者。但苹果也极力规避说自己从这一生态中获取了不对等的利益回报,它将自己形容为一名“仁君”,且迄今为止表现优异,Epic的行径不是在追求分成竞争,而是试图“白嫖”苹果经营多年的iOS生态。

法官Rogers似乎并不认为苹果30%的抽成不合理,它反映的只是市场的普遍情况,她似乎也支持苹果继续维持iOS生态的权利,它为苹果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,但这并不妨碍她认为苹果某些举措具备反竞争性质,比如App Store不允许第三方支付渠道的存在。

那么,在这场诉讼中,应该关注什么呢?

苹果:数字平台的代表

1.苹果是否有理由拿30%的抽成,即便这是市场的常态,这一常态是否可能瓦解?

尽管有开发者认为苹果的抽成不合理,但它就像沃尔玛与供应商的关系一样,可以凭借着庞大的消费市场来弥补这一缺陷。

但这种观点不正好落入了陷阱之中吗?坐拥庞大的用户量——它迫使开发者不得不接受平台提出的任何条款。

2.如何看待苹果构建的iOS生态,或者是“围墙花园”?

毫无争议的是,苹果所打造的差异化的iOS生态确实为其带来了庞大的拥趸,这种安全、便捷、干净深受用户喜爱,而这也是对苹果进行批判时的最大困难,这种合理性让我们选择性地忽略了它存在的诸多问题。

正如Part 2 中所提到的一样,大型科技公司所创建的“围墙花园”是合理的吗?它是否允许其他竞争者在自己的花园种树?

3.如果苹果有问题,主机平台又当如何?

主机平台才是最坚定的、奉行这一策略的封闭性平台。微软Xbox在法庭上出席的证人想通过区分主机与手机的性质来避开这一问题,但他显然没能说服法官Rogers。

虽然主机平台与移动平台确实有不少不同之处,比如主机多买断制游戏、移动平台以F2P游戏为主,主机功能单一,主机游戏有实体与数字之分,主机不依靠硬件售卖盈利……但还是需要一些更有力的证据说明30%的抽成是合理的。

Epic:游戏开发商与新型游戏平台

1.Epic到底是理想主义者还是伪正义人士?

Epic所推出的Epic Games Store以及他们对抗苹果时的口号真的是为了开发者以及消费者着想吗?又或者只是谋取自身利益、赢得舆论优势的一种手段?

我们应该看其结果还是看其目的?

2.Epic的主张是时代趋势还是一个潘多拉魔盒?

在开庭之前,亚马逊前全球战略主管Matthew Ball曾撰长文指出苹果抑制了互联网的发展。

互联网在诞生之初其标志性特征就是“开放性”。在信息冗杂的数字市场,苹果利用严格管辖的封闭生态赢得了庞大的市场份额,但这一生态带来的利益也致使它成为“开放性”互联网发展的阻碍。Matthew Ball写道,“iPhone上也没有开放的网络,有的只是‘iPhone网络’”。它是一个没有平台的平台,它显然违背了了当下的“去中心化”趋势,它优先考虑平台自身的利益,而不是为开发者与消费者创造价值。

消费者:一个理应在场却缺席了的证人

消费者才应该是这场诉讼的焦点,即苹果所构建的iOS生态是否危害到消费者的利益,以及消费者应该是Epic所提出的88/12分成比例的焦点。

但奇怪的是,它似乎在这种诉讼中被忽视了,《连线》上有篇文章写道,苹果所制定的App Store条款迫使开发者提高售价,而苹果则可以利用该规则来为自己的应用或服务赢得价格优势,开发者本可以为用户节省一些额外支出,却因为App Store的限制而不得不如此。

也少有人谈平台分成降低后消费者应该享受更多的权益。正如GameRes在Part 3 中指出的,平台降低抽成后真正获利的既不是消费者也不是平台。

被掩盖的问题:数字经济或其他

数字平台不是依靠售卖应用或服务盈利,而是从人们在这些应用或服务中的消费抽取分成盈利。

根据Seonsor Tower的数据,近年来,消费者在数字应用上的支出不断在增长,苹果所获得的分成收入水涨船高。

这是一种极少被讨论过的数字经济,至少在法庭上,在Epic把苹果告上法庭之前,未见过对该商业模式的严肃讨论。

这场诉讼掩盖的另一个问题是,资本的扩张,好比全球化语境下被忽视的利益分配问题。

回到这场庭审本身,Epic想要证明苹果构成垄断显然是缺乏有力证据的,它也无法在法律上要求苹果改变商业模式,尽管Epic在诉讼中揭开了iOS生态的诸多漏洞,但法律并不要求苹果做到十全十美。

但这不意味着Epic完全处于下风,法官Rpgers反复提及苹果为何限制开发人员使用第三方支付渠道,就表明了她并不完全认可苹果的做法。

关注这场诉讼的律师Hoppe律师认为,“硬件制造商能够限制他们在设备上访问的内容,并从中获利,长久以来游戏机与移动设备都采取这一做法。就个人而言,硬件与内容相捆绑的商业模型不会一直持续下去,Epic胜诉的话将进一步加速它的垮台。”

虽然Hoppe认为目前的证据依旧对苹果有利,但,王权没有永恒。

“随着越来越多的替代品出现,平台抽成的合理性会进一步遭到质疑。”

END

原创文章,作者:米米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btsybt.com/59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